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心若莲花撞晨钟
    我愣了下:“内诀?”

     老方丈站了起来:“这韦陀掌,当初是我教给你师傅的。不过却也只是传授了外诀而已,并且允诺他,若是有一日,他的一个徒儿将外诀修行有成,我要传授他的徒儿内诀!”

     “呃……”我挠挠头:“说的是我么?”

     “现在看来,你师傅果然是深谋远虑啊。那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他竟然能够料到有这么一天!”老方丈似乎是有些唏嘘:“不过,既然答应了的事情,那就应该做到!”

     而这一瞬间,我却是感觉到自己身上冷汗涔涔。

     我一直认为,师傅路过我家门外,只不过是一种巧合。现在看来,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甚至知道,我会来到这悬泉山,进入这莲台寺!

     到了这个瞬间,我终于开始逐渐的明白一些,第五梦所说的那些话。成为我师傅的徒弟,未必是一件好事!

     “怎么了?”老方丈看到我出神,慈祥的笑了一声说道。

     我微微的摇头,却是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那一瞬间,我的心思是复杂的。我感觉到,我似乎是有些看不明白这个世界上的人和事情了!原本看上去很简单的东西,好像在瞬间变得复杂无比。

     “没事!”我收回了自己的心思,接着说道。

     老方丈点头:“你可听说过,昙花一现只为韦陀的典故?”

     “听过!”我点头:“师傅在教我韦陀掌之前,就曾经给我讲过!”

     “那就好!”老方丈从书架上拿下来了一本书。递给了我:“在这里看,在这里修,若是想要修好韦陀掌,你要记住一句话!”

     “什么话?”我抬起头来,将那本书接到手中,有些疑惑的问道。

     老方丈转过身去,坐回到蒲团上,双眼再次闭了起来:“心若莲花撞晨钟!”

     说完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一丁点的声音。

     我有些愣神,不是太明白老方丈所说的这一句话的意思,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心若莲花我懂,可这后面的三个字,着实是有些难以理解!

     可是,我看到老方丈连一丁点解释的意思也没有。也就没有再多问。

     盘膝坐在那里,开始将那所谓的内诀,一点点的打开。

     之前,师傅教过我韦陀掌的招式,心法。而这所谓的内诀,事实上更好像是类似于道诀一类的东西,若是没有了这内诀,这韦陀掌便也只是一门比较扎实的功夫。可是若是有了这内诀。这韦陀掌就能够辟鬼神,斩邪魅。

     既然这东西是师傅留给我的。

     我就将这些一点点的记在了自己的心中,而后和自己之前所修行的韦陀掌缓缓地融合,这是一条比较艰难的过程。

     我在这里呆了有三个时辰左右,才算是略有小成。

     “看来,你的进度比我想象之中的快那么一些。”老方丈接着说:“唉,我和他比,终究还是差了很多啊!”

     “方丈!”我躬身谢过,而后接着说道:“授业之恩,不敢忘!”

     老方丈摆摆手:“这是一场交易而已,一场二十年前都已经存在的交易,所以你不用记挂,若是要谢,就谢谢你的师傅。当然日后若是要恨的话,也就恨他就可以了!”

     我感觉到有些茫然。

     为什么要恨呢?我搞不明白。从开头到现在,每一个知道我师傅身份的人都是神神秘秘的,说话也诡异的很。

     “你回去吧,要不然,叶施主该等急了!”老方丈没有再留我。

     我再次行了一礼之后,就退下了。

     等我离开房间,方丈房间里的灯就已经熄灭了。

     我回到了厢房之中,叶晴已经是百般聊赖,看到我却是来了精神了,急忙的问着说道:“我靠,你去干嘛了?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回来!”

     “没事,只是说了会话而已!”我思考了一下,还是没有告诉叶晴实情,因为有些事情说起来确实是有些古怪的。

     叶晴撇撇嘴:“要是没事的话,咱们也回去吧?再过上几天,咱们也就该去我家了。到时候你可别露怯!毕竟是我带回去的朋友!”

     “嗯!放心!”我笑了一下。

     叶晴说完之后,就歇息下了,我则是啃了一些的干粮,躺在那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将韦陀掌的内诀又重新的修行了一遍。

     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也变得强壮了很多。

     感觉到有些无聊,索性就将自己从魁尸身上所拔下来的那一枚黝黑的玉石扳指给拿了出来,放在灯光下仔细的把玩了起来。

     触手是一片的温润,就好像是手中拿着一个熟鸡蛋一样。那种感觉很好。要知道,这东西在地下躺了那么长的时间,还是这种温度,本身就有些不太正常。而且,能够被尸魁呆在手上的扳指,绝对不简单。

     我尝试着将那扳指戴在我的手上。

     还是挺合适的。不过这东西戴在手上总感觉有些招摇了。索性将它取了下来。

     在戒指离开身体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浑身上下打了一个寒颤。似乎身体的温度突然间下降了一样。

     “算了,睡觉!”我没有再纠结这些事情。

     躺在那里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过来之后,我和叶晴感觉到呆在这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所以说就和方丈请辞,直接的离开了这里。

     “咱们现在去哪儿?”叶晴看了我一眼,而后接着问:“要不直接去我家吧?反正也没有其他的事情!”

     我仔细的思考了下,却没有答应:“我想先回道观里看看,我出来了这么长的时间,也不知道师傅回来了没有。要是回来的话,有些事情我想要问一下!”

     第五梦,老方丈,他们对于师傅的来历都有些讳莫如深。

     而叶晴却是对师傅的身份连一丁点都不知道。这本身就有一些诡异。而用老方丈的话说,他之所以能够认出来我,是因为我身上所散发的道诀的味道。也就是我修行的《神室八法》。

     我也翻越过一些资料。

     《神室八法》虽然神秘,可是事实上在市面上的流传也是有的。甚至很多的道观之中都有。可能没有师傅传给我的完整,可是单单的凭借着这种道诀的气息,就能够判定我是师傅的徒弟?

     “也好!”叶晴点了点头,脸上却是露出了一股的郑重,而后接着说道:“不过你也要小心一些。那东西实在是太邪性了。”

     我知道他说的是红衣枯骨。

     “总是要解决的,让那东西围着道观也不好。之前我没有一战之力,现在我倒是想要试一试!”我的眼睛眯起来,现在我已经能够掌握九龙印,再加上新修行的韦陀掌。对上那红衣枯骨,纵然是不能够战胜,不过自保应该是没太大的问题了。

     更何况,师傅在道观之中留下的有五展白凤灯。既然我要离开,那东西也就没有必要浪费。

     我们一路向着道观走去。

     一路上遇到了一些查岗的日本人,不过都被我们绕过了。毕竟我和叶晴的身上还揣着不少的好东西,要是正面发生冲突的话,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终于到了!”很快的,我们就到了道观的门外。

     叶晴也算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门上依旧是挂着两把锁。我走上前去,轻轻的拉了一下,而后将之打开。打开之后,却是有一阵诡异的饭香钻到了我的鼻孔之中。

     “怎么回事?你师傅回来了?”叶晴扭过头来问我。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我师傅回来了会不开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