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师傅离去!
    师傅的眉头紧皱,再次向着里面看了一眼。在我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一下:“走吧,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察觉到,一向比较平静的师傅。在这一霎那竟然有些紧张。

     我们迎着光亮走去。

     路上静的有些诡异,原本的哪些虫鸣鸟叫在这个时候仿佛是彻底的失去了声响一样。压抑的有些可怕!

     “师叔,好久不见了!”

     我们步入大厅之中,一个娇滴滴的声音缓缓的传了出来,声音之中带着一股的笑意,似乎是十分的轻松一样。

     师傅左右的看了一眼:“你师傅没来?”

     那女子坐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根竹签,来回的拨弄着,似乎是有些漫不经心一样,点头说道:“没有哦,师叔,你好像很怕我师傅呢!”

     师傅在那女子的面前坐了下来,倒是没有说什么,轻轻的用手捏了一下自己的眉心,紧接着又干咳了两下。

     “师叔,你好像受伤了!”那女子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师傅似乎是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一样:“收起你的小心思,就算是我受伤了,你也不是我的对手,再回去跟着你师傅多练几年吧……”

     师傅的话语之中没有半分的留情。

     而那女子却也并不担心,只是咯咯咯的笑了几声,好像是十分的自得一样:“瞧您说的,师叔,这种大不敬的事情我可是做不出来的。今天我来,也是有一件事情,想要知会师叔您一声……”

     “说,说完赶紧走!”师傅的面色冷然,似乎是一刻钟也不想耽搁一样,声音之中带着一股严肃。

     女子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向着门口而去,仔细的看了一眼之后,紧接着,手中的竹签却是猛然间向着师傅飞来,速度飞快。

     “师傅小心!”我叫了一声。

     而那一瞬间,师傅伸出手去,电光火石之间,将那竹签稳稳地夹在了手中。

     “啧啧,恭喜师叔,喜得高徒。这着实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来来来,小师弟,你要叫我一声师姐哦……”那女子看上去也只有十六七岁,从年岁上和我相仿。不过无论说话行事,都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成熟。

     我忍不住的后退了两步,而后别过头去,看了一眼师傅。

     “怎么和师叔一样,脾气又臭又硬,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我那师姐淡淡一笑,却是没有再和我开玩笑,也似乎是对我失去了兴致。双眼直勾勾的向着师傅看去。

     师傅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一根竹签。

     过了半天,才缓缓的放下。顿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既然这样,那我就告辞了!”那女子拱手而去。一身白衣仿佛是不带丝毫的留恋一样。

     我楞了一下,有且奇怪的问:“我还有一个师伯么?”

     “嗯,这个事情就说来话长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去做饭,吃了东西,你就去睡吧。也忙了一整天了……”说完,师傅没有再理会我。径直的向着厨房走去。

     吃了饭。

     我按照师傅的吩咐,直接的爬上床休息。

     不过师傅屋子里的烛火却是一直都微微的晃动着,我中途迷迷糊糊的醒来了好多次,也都不见熄灭。不清楚是在做些什么。

     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七点多。

     我直接被师傅从被窝里拽了起来。

     “师傅,这么早做什么啊?”我揉了揉眼睛,有些无语的询问。

     师傅看了我一眼:“练功!”

     “啊?”我顿时来了兴致,猛然间从床上爬了起来,兴奋的说道:“师傅你这是要教我了么?”

     师傅点了点头:“你的年龄虽然大了一些,不过好在《神室八法》对年龄的要求不是太高。我现在将之传给你,至于你能够领悟多少,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我有些奇怪:“师傅……你这是……”

     “我有一些事情要出去一趟,大约三天之后走。所以说,你有什么想要问的,就尽快问。”师傅看了我一眼说道。

     我挠挠头:“那师傅你什么时候回来?您这次出去,是和那个竹签有关么?”

     “不该你问的就别问,这事情和你没关系。至于什么时候回来,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会尽快的!”师傅说着,将那本《神室八法》放在了我的面前。

     我略微愣了一下,而后缓缓的翻开。

     古仙云:道本无为而法有作,则是道为体,法为用,体用俱备,性命双修,循序渐进,未有不能入于圣贤堂奥者也……

     整个篇幅有些晦涩,不过好在关于道术方面的书籍我也接触了不少。

     逐字逐篇的看了下去。

     “这《神室八法》乃是从夏代的《连山》之中脱出,将之精简了不少。出自清朝刘一明之手。其中分为内篇和外篇,外篇在市面上就可以流传,奶修身养心之篇章。而这内篇,就是你现在所看的,其中有道诀三百十四七篇,也是刘一明从《连山》之中的感悟。”师傅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至于你能够学多少,就看你自己的悟性了。”

     我点了点头,抬起头来,却是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师傅,您这次出去,没什么危险吧?”

     “放心,能够应付!”师傅点了点头,话语也有些晦涩难明。

     我倒是也没有多想,低下头来,仔细的翻阅着这书中的一切。其中的道法记载了许多,包括师傅所施展的九龙印,在其中也有记载。

     “你要记住,道法不仅仅修的是法,还有身。”师傅看着我,而后接着说:“若是身体不够强健,那么道法也就容易走偏。”

     我抬起头来,认真的将师傅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在心中。

     师傅看到我的样子,倒也是放心了下来。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师傅对我认真的教导。而我在其他的时间也开始在院子里面练功。所谓的练功,事实上也是师傅之前无意之中得到的一门技法,来自佛门的《韦陀掌》。

     所以说,有的时候我感觉师傅不像是个道士,因为他会的东西很多。但是并不是十分的精通。

     这个东西师傅之前倒是也教过我,不过我也没有太认真的练习。

     而现在,我却是一丁点都不敢大意。自从见识到昨日师傅所施展的道法之后,我就仿佛是发现了一个全新的大陆一样。

     “吃饭了!”师傅对着在院子里练功的我轻轻的吆喝了一下。

     我点了点头,而后站定收功,缓缓的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师傅,来了!”

     饭桌上,师傅一边仔细的帮我盛饭,而后接着说:“我吃完饭就要走了,以后你就要自己照顾自己了,三天了,你应该也有了一些了解,选的第一个道法是什么?”

     师傅将盛好的饭放在我的面前。

     我的心中有些不舍,抬起头来:“是天目印!”

     “嗯,不错,循序渐进,你的步子比我当年要稳很多。可见你小子的心性倒也不错,没有着急去修行后面的那些比较高深的道诀,这样的话,我也就放心了。”师傅满意的点了点头:“吃饭吧!”

     我端起碗来,扒拉了一口。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而后抬起头来问:“师傅,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

     师傅摇头:“不行,你得留在这里。现在外面兵荒马乱的,我若是带上一个人,反而不好办。这里倒也不会出什么太大的事情。若是遇到了什么危险,就进入我的屋子里,将那五展白凤灯燃起,可以佑你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