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坟头蛇,庙里鼠
    师傅倒是没有害怕:“什么不会?这压根就是!”

     说完之后,缓缓的站起身来,而后对着那个老叟,轻声的问着说:“家里有没有红布?”

     “有,有……”老叟急忙的点头。

     之后颤颤巍巍的向着屋子里面而去。过了不多久的时间,拿着一叠红布缓缓的走了出来。对着师傅说:“道长,您看这个可以么?”

     那红布已经被放置的有些褪色了。看得出来,已经被老叟珍藏了很长的时间。

     师傅拿起来,仔细的端详了一下。而后从工具箱里摸出了一把剪刀。将那红布裁成了一个三尺长的布条,约莫有一米左右的长度。

     而后轻轻的递给了我。

     “这历练的机会可不多。来,试一下!”师傅的双眼看着我。

     我感觉到心猛然间的颤抖了一下。说实话,虽然说我没有遇到过太多邪门的事情,不过跟着师傅这么长的时间,也多少的懂一些道理。能够进入平十八尸里的,没有一个是容易招惹的角色。

     更何况,这尸体还是一具童尸,无疑就增加了许多的难度。

     不过,既然师傅说了,我也没有道理拒绝。将那红布条接过来,而后缓缓的蹲在那尸体的旁边。

     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小心翼翼的先将那童尸的鼻孔给赌上。

     防止尸气外泄,这是一种小小的保命技巧。我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将那红布的正中心的部位,缓缓的盖在了那童尸的眼睛上,紧接着,左手将童尸的脑袋给抬了起来。将红布顺着眼睛和耳朵直接的包裹了起来。

     做完这些之后,我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之后,才放心了下来。抬起头来看着师傅:“师傅,已经做好了!”

     师傅走上前去,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之后,而后点了点头:“不错,倒是没有偷懒!”

     说完之后,师傅直接的看向了老叟:“咱们还是去看看你儿子吧!”

     这一下,老叟却是多少有些不情愿,略微的顿了一下,有些紧张的说:“咱们,咱们还是先将孙儿下葬了再说吧!”

     “这两件事本来就是一件事。”师傅看着老叟:“若是我没有猜错,你这孙儿是窒息而死,而掐死你这孙儿的,就是你已经疯了的儿子,可对?”

     老叟的身体猛然间颤抖了一下。

     抬起头来,有些惶恐的看着师傅,似乎是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一样。

     “我只是个道士,不是个官差。”师傅略微的顿了一下:“更何况这兵荒马乱的,只怕也没有人愿意管这些事情吧?”

     “诶……”老叟点了点头。

     紧接着,带着我们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地窖里。

     将那昏暗的地窖口打开。却是看到,一个浑身脏乱的人,近乎颓然的倒在那里,身上被绳索紧紧的缠住,在他的面前,还放着一些吃食和水,似乎是担心他饿死一样。

     “道长,他发疯了之后,我也是废了好大的劲才算是把他给绑了起来。”老叟接着说道:“放在外面也不稳妥,所以,就把他安置在了地窖里!”

     师傅点了点头,顺着梯子来到了地窖之中。

     我随后下去。

     这里比较昏暗,而那个男人看上去精神似乎是已经崩溃了,满脸的泪花。

     “醒了?”师傅走了过去,沉默了一下问道。

     那男人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师傅,眼睛里是一种死灰色,好像是对这个世界已经彻底的绝望了一般。

     “你是谁?”那男人冷声的问道。

     师傅倒也没有在意,噗通一下坐在那里,而后接着说道:“说说吧,招惹了什么东西。要不然的话,我没办法帮你们!”

     “……”男人沉默了下来。

     “也没什么。”他仔细的回忆了一下之后:“我前几日在回来的时候,路过了一个坟地,然后看到了一条花蛇。想到孩子好长时间没有沾荤腥了,所以就将那花蛇给宰了,拿回来给孩子炖了……除了这件事情,也就没有其他的了。”

     师傅听完之后,却是猛然间拍了一下大腿:“糊涂啊!”

     “怎么了?”我听的却是有一些费解,不知道师傅口中的糊涂究竟是什么意思。

     师傅叹了一口气,有些惋惜的说:“这世界上有很多的东西是不能够动的,更不能杀。有这么的一段歌诀:坟头蛇,庙里鼠,白色的龙鲤紫壁虎,会飞的蜈蚣能言的狐,三圣庙前露头骨!”

     我楞了一下,说实话,这个歌诀我还真的是头一次听说。

     里面的意思倒是不难理解,而所谓的龙鲤,是一种比较传统的说法。用现在的话来说,叫做穿山甲!至于最后一句,露头骨,并不是真正的头骨。三圣庙四周一般是不埋人的,如果说有骨在这里露出来了,那就说明,这骨头有灵了。所以说,也是不能动的。

     而这个男人,之所以会遭逢大劫,事实上就是犯了其中的一个忌讳——坟头蛇!

     “道长,求求你救救我们一家老小!”这个时候,老叟再一次跪在了那里,一个劲的磕头。看上去倒也可怜到了极致。

     师傅有些无奈,只得答应了下来。

     “还是先将他放开吧,这样捆着,我也不好出手!”师傅吩咐着说。

     老叟急忙从地面上爬了起来,给自己的儿子松绑。

     因为这地窖里实在是太暗了。

     师傅没有打算在这里多待,带着我们就上去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已经十分的了然了。

     想要解决倒也不算麻烦。

     我们向着童尸所在的屋子而去。

     可是,还没到的时候,却听到了哐当的一声巨响。

     我的心在那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而师傅似乎是也有些震惊一样,不敢大意,急忙的向着屋子里面冲去。

     当我们进入屋子里的时候,却是发现,那个童尸已经不知所踪了。

     这下可是把我给吓坏了,我还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场景,狠狠的吞咽了一口吐沫,有些紧张的抬起头来:“师傅,是不是起尸了?”

     “不像,若是起尸的话,红布应该是会脱落的。”师傅左右的看了一眼,而后接着说道:“只怕有东西从中作祟,恐是那花蛇的魂!”

     说话之间,师傅看了我一眼:“雄黄粉!”

     我急忙的点头,从包里抓出了一把雄黄粉,而后递给了师傅。

     师傅将雄黄粉握在手中。紧接着,猛然间一撒,整个雄黄粉散在整个房间之内,呛得人一阵的干咳。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响动传出,紧接着,似乎是有什么东西仓惶的逃出了院子!

     “你们两个在这里等着,不管外面有什么声音,千万不要出了这个屋子。秦川,咱们出去,会会这条花蛇!”师傅的声音之中带着一股的严肃,冷声说道。

     我点了点头。紧跟着师傅的脚步出门。

     师傅的双手在胸前猛然间叠动:“现身吧!”

     “呼……”就在这个时候,一股腥风吹过,那味道十分的刺鼻,让人几欲作呕,紧接着,一个声音传出:“臭道士,你不要多管闲事!”

     师傅叹了一口气:“我知道这件事是他的不对,可是你也已经报了仇了,若是你就此离去,我可以既往不咎!可是若是还想得寸进尺的话,就别怪我了!”

     “臭道士,给我滚开!”这个时候,一个白色的影子猛然间在空中掠过,向着师傅俯冲而来。

     “师傅小心!”我刚刚叫了一声。

     却是猛然感觉到脊背上一阵的冰凉。有些颤抖的回过身,却看到有一个童尸静静的站在我的身后,那红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眼睛上掉落,对着我,咧开嘴残忍的笑了一下!